傻逼写手在线画画
以及我想要小红心和大量评论【不要脸】
欢迎k列哦!同好请来找我玩XD

私设黑崧

注意避雷

草稿

这里丫

翻了也没办法找我私吧【.没人找您】


河神(100粉点梗)

有ooc注

1.“啊好无聊啊……”

在河里独自一人坐着,谁都免不了无聊一阵,看了看河面上。

“…最近都没有人找我玩呢。”

在河底的河神这样感叹道,最近人类在干什么呢,有没有在谈论到他呢。抱着好奇心露出河面,看了看四周,往不远的村镇过去。

从小就听说过,离村子不远的地方里有条河,河里有个和善的神仙。整天挂着笑容,感觉没有烦心事似的。

这种故事听了一遍又一遍,住在村子里的,一个名叫柒的孤儿,面对这些故事并不上心。他想亲自见见这个和善的神仙。在一个晚上,影影约约还记得那些大人们说的,通往那条河的路,走着,红眸里带着一丝小小的兴奋,从小到大听过的神话故事太多,却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神,难免有点紧张。

“沙沙……”

听见草丛里有些声音,下意识的握好随身携带的千刃,走进,扒开,看见一个跟自己长得极其相像的男孩子。

“你是谁。”

同时发问,坐在草堆里的男孩先回答。

“我叫五六七,是那条河里的神仙,嗯…我好像迷路了,你可以帮帮我吗。”

看着眼前的人扯出笑脸,明明跟自己长得一摸一样,性格却完全不同,听到对方说他是神仙,再想了想自己听到的那些神话故事,感觉,故事了的神不都是大胡子老人吗。在看了看眼前的这家伙,带着些许疑惑的眼光看着自己,身上的衣服也有些脏兮兮……看对方的样子,顶多也就跟自己一样,17岁的男孩子。

看了看天,快到早上了。

“那啥…你们村子怎么走。”

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看着眼前的男孩。见那人叹了口气,往前面带路,开心的跟在后面。

听着后面的人不停的再讲些什么,不耐烦,虽然是个神你的话也太多了吧。

“收声…!”

带着些许怒气,好像吓到他了。看着后面的人愣了一下,然后抿了抿唇,没有在说些什么,安静是安静了。

啊,吓到了。看着身后的人,和以前一个样啊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看着自己的球滚落到河里,没有办法去捡,就坐在河边的小石头上,看着。河面先是露出了一点点光芒,然后就是一个自称是河神的小男孩,问他只有故事书里才会有的问题,之后,自己就回经常来到这里,和那个小男孩一起聊天,玩耍。

啊,他已经不记得了吧……

“到了。”

站在大门口,看了看身旁的人,眼里流露出来的情感又是什么。

“那个…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。”

看着对方,黑眸里倒映着那人的影子。

“柒。”

笑了笑。

“好几年了吧。”

微微瞪大了些眼眸,看着那人。

“有没有想我啊。”

进到村子,跟那人打过招呼,就四处游走去了。

“…”

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念你。


给小天使 @玖曦 的!开学最后一浪啦!

啊100粉了...【占tag致歉】

说吧,你们想干嘛。

cp见tag

抽两位小可爱【没人吧】

文图随意,小破轮看心情【?】

吸猫吗旁友

一些自己吃的,洁癖绕行X)

不会打tag了

白武

对于那天

注:即兴写,抱歉很久没登【没人记得我吧】

ooc,可能是刀

祝观看愉快【笑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嘿。”习惯性的伸出右手。

“我叫白糖,是这个班的副班长。”呆呆的看了会。

“哦,你好。”

是个冷淡的孩子呢。望着那人走过去的背影,刚才说话的语气真让人不爽。

“嘿,新生。看到前面那个长发女孩子没有?她就是我们班的班长,别看她现在那么淑女样,管起人来可是很暴力的。”

“...哦,然后呢?”

“...额,没啥。”虽然是新生但也太嚣张了点吧,来气。

“白糖,老师叫你去交作业。”

“来了。”

托着下巴,静静地看着窗外,淡白色的窗帘轻呼呼的。

“哈...”耷拉耷拉眼睛,趴在桌子上睡会,因该没关系吧。额前的碎发被风吹起,衬的那双眼睛很漂亮,动了动眼睫毛。从书桌里掉出的书,又被那位少年悄然捡起来了呢,那嘴角,又是被谁侵占了呢。

“新生,好久不见了呢。”

手拿着那染上血的杀戮之物。脸边流下的又是什么呢。

“好久不见了,”举起“新生。”又是一批没用的新人。擦了擦眼角。

“刚才在我后面捅了我一刀的,就是你吧。”勾起嘴角。

“哎呀...被发现了呀......”不喜欢的眼嘴。

“再见啦,长官。”啊,要走了吗。

“嘿,我是白糖。”眨眨眼。

“我是这个班的副班长。”闭上。

原来,我们见过了吗。

“好久不见,新生。”点点额头。

“嘿,我是白糖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END

我在写什么,我自己也不知道。意识流。

感谢看到这的诸位。


有生之年再上色【试下热度先】

tag私心

如果裘克只是瘸了呢【打轻点】

ooc

杰克和裘克是死对头。

一见面就会打起来,里奥曾说过两人,毕竟两人打的太过了,有一次还直接打了一天,毁坏了不少东西。两人像是没听见似的。至于两人为什么会经常打起来,也没人知道。求生者艾米丽小姐说,她有一次看见裘克在整理护腿【不知道应该叫啥】,身上倒是多了几道伤。估计又是和杰克的。“诶,你为什么老是和杰克打架啊。”好奇的蹲在旁边,帮忙整理。“嘁...看不惯呗......”绝对没有这么简单。瞥了眼,确定问不出什么了,就去找园丁了。摘下面具,左眼留下的伤疤在那脸上,也算不上看不顺眼。正想舒活舒活筋骨,伤疤的创建者走了来。“呦,这不是绅士吗。”故意加重地念出“绅士”二字。那人皱了皱眉,看见那人的狼狈模样,嗤笑一声:“你的火箭头不耐用啊,才打几下就废了。”眼中燃起一丝怒火,“嘁,不用你个绅士管。”两人又开始了。在远处的瓦尔莱塔习惯性的叹口气,又要找艾玛姑娘来修椅子了,虽然结果是又被小姑娘拆掉,但庄园的规则还是要有的。监管者已经习惯了和求生者的你追我赶,这已经习以为常,庄园至少多了些笑声,不是吗?小园丁的花园是很受欢迎的。那里是最美丽的地方,裘克不喜欢那里,特别是看到杰克那对着女孩子们的笑,令他感到恶心。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不知道,也没人知道。习惯的绕开,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,床板摇晃发出的声音很刺耳,裘克不自觉地皱了皱眉,索性脱了护腿躺在床上淡淡的睡下。

梦见了那不想想起的事。还小,拖着那已经废了的右腿跌跌撞撞的跑到小巷子里,见追着自己的人走了,顺着墙壁跌坐在地上,哪些人是谁自己已经记不清了。唯独记得的是他们废了自己的右腿。只能小小的走着,暗自笑了一声,荷,连自己都讽刺着自己吗。真是没用啊,裘克。冰冷的雨水打在那玫瑰色的红发上,那鲜红的眼,早已暗淡。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,泪?早已干了吧。蜷缩着,把脸窝进膝盖里,沉沉的睡下去。只记得,那天晚上后,自己已经忘记了曾经的快乐。或者说,没有快乐而言。之后的几年里,很少吃过东西,现在看起来的他也是瘦瘦的,没有一点血色;也学会了很多东西,经常会和同年纪的小孩子打架,只是为了那只有一点点了的面包,所以现在的他能和杰克过点招,但自己也是居于下风。之后,就不知怎么跌跌撞撞来到这个庄园的。反正就是抱着“反正都是死”的心进去的,没想到这里的人都挺友善,除了那个英国绅士。自打一来,就没有和他好好说过话,都是说着说着,不知怎么的就打了起来。一开始还有别的监管遮拦着,后来就随着他们俩了。说来也奇怪,杰克这乖乖绅士,一看见裘克就换了个样。不只瓦尔莱塔这么想过,别的监管这也在想,杰克是不是看上裘克这毛小孩了。不过一会就打消了这种想法。各自干各自的事去了。不过,谁都是比较心疼裘克的,杰克也想过,自己是不是有点反常了,但一看到裘克那脸,还是忍不住的想打上去。

醒来时,没有想过自己会哭。但只是擦了擦,整理好后就去准备开始游戏了。裘克觉得今天一整天都不在状态。求生者已经开了三台电机了,自己还在被佣兵溜。打也打不中,还好几次撞到墙,放走了全部求生者。摸了摸被撞红的额头,休息会就回了房间,路上被班恩拦住,还莫名其妙的被打晕,裘克:这都什么和什么哦。揉了揉眼睛,顺着灯光望过去,“喂,里奥。你们什么意思?”“你和杰克打得有点太过了,我们打算和你聊聊。”“你你聊归聊,放下你的鲨鱼棒子。”“没事,我不打你。”你信我不信啊!“你是不是喜欢杰克。”“怎么可能!麻烦你动动你的脑子!”“杰克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“哈?”“他说,他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情。”这迷之尴尬是什么鬼哦。低了低眼,沉默。“是又怎么样,不是又怎么样。如果只是为了问我这个,打晕我干嘛。”“咳。我叫班恩下手轻点了。”“...不跟你唠嗑了,老子先去睡了。”是什么感情,他还不明白。什么时候杰克明白了,裘克也明白了一切,时间问题。这天很微妙,游戏中状态不佳,回去路上还看的了杰克。他在那里来回走动着,干嘛?无视的走掉,谁想去了解他在想什么啊。还是绕了回来。躲在墙壁后面好奇的看着。“怎么办...要不要给他...给吧...还是算了......”看着都心痒痒,ta?谁啊。“喂,你干嘛呢。”看见那人往身后藏着什么。“裘克...我今天不想和你打。”“我也不想。你在这嘀咕啥呢。”反常的没有吵起来,“你...都听见了?”

看见那人微微睁大的眼睛,这是我认识的杰克?那个天天和我打的杰克呢?靠在墙壁上“没有,但是听见你在这不知道纠结什么,好奇。”“没什么......”“给我看看,又是给那个女孩子的东西吧。”“等...!”重心不稳,“嘶...不打你你就能耐了是吧。”“玫瑰花?给谁啊。”尴尬,“给...打算给你的。”染红的耳尖,这个绅士也有害羞的时候?“给我?”裘克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毕竟一个小时后遭到追杀的人,会想那么多东西吗?“要不要,不要拉倒。”“等等,你别抢啊!”这下轮到裘克躺下了。仔细的端详着小鬼的脸庞,那左眼上还留着自己留下的伤痕,心疼的摸了摸。“你别碰我。一个大老爷们恶不恶心。”“对你就不恶心。”撬开,舔舐。“你...我就收下了。”

END

严重ooc。裘克“收个玫瑰花怎么还被别人收了”

白武病患梗【抱歉拖了那么久】

【请原谅我改了点】

还在发烫。家里药已不多,心急如焚。拿把伞,直奔医院。

说起来,早上,武崧莫名晕倒,到今天下午,这段时间里,都发生了些什么?拿完药,“喂,小青姐姐吗?内个...你知道武崧怎么了嘛?”“对,看起来就像正常的发烧。可一个下午都过去了,丝毫没有消退。”“发情?”

悄咪咪,测温。“...难道真的是发情?”从下午开始,就有淡淡的花香。“武崧...?”“...干嘛...”小心试探,“你...是不是发情期啊...?”“你这丸子...谁告诉你的...”武崧属于Omega里最弱小的一批,信息素也最为诱人。

“武崧...”“啊?你想说什么.....”“吃点药吧。”接过,喝下。“你先好好睡一觉吧。”门外‘差点没忍住...’翻身,“那丸子...”早,“武崧,好点吗?”一股淡酒飘来,“丸子...!”“怎么了?”“抑制下好吗...”

晚。“晚安。”关灯,闭眼。悄,琥珀,幽光。“武崧...”“...”交缠,轻易撬开,那人不舒适的睁开,“唔唔...!”推,分泌信息素。“丸...白糖你干嘛!”“嘘,小青姐姐在隔壁呢。”

此夜无眠。

【我很骄傲的说,就这样】

80fo感谢【你够了】

嗯。。闲得慌,随意点梗【画可以小心辣眼睛,文自带梗】

cp见tag

随机抽三位。。【应该没人。。】

1 2 3

© comity | Powered by LOFTER